解籤、收惊、问事、各路神明都要熟⋯⋯庙公其实不好当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8-05

解籤、收惊、问事、各路神明都要熟⋯⋯庙公其实不好当

只要经济景气与就业出现瓶颈,抢当庙公已经不是什幺新鲜事了。

某宫庙最近登广告徵求一名庙公,月薪两万元,短短三天约两百人询问,四十余人去应徵,求职者有大专学历、退休邮局局长、讲师、曾任公司负责人。

庙公要住在庙里,每个月只放一天假,工作时间为每天下午三时至翌日上午九时,清晨五时要开庙门,晚上十点半关庙门。算一下,庙公一天的工作时数是十八个小时,如果按劳基法,月工作时数早就超标了,庙公算是一种血汗职业吗?

小时候常听大人开玩笑,说失业时可以去当庙公,然而这种说法意味着只有在无计可施时,再考虑去庙里当庙公,贬抑的味道相当浓厚。印象中我没见过年轻的庙公,普遍上庙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主要是需要长年住在庙里,待遇无法让人眼睛一亮,当然很难让年轻人愿意投入这个工作。但在经济不景气时,到庙里当庙公也是不错的选择,大型庙宇给的福利有时不输一般企业,还能学到宗教礼仪、典故,与活动企画。这年代到庙里求职,还满炫的。

过去,庙公通常是老一辈的街坊邻居担任,但现在宫庙会在网站公告,或在人力银行公开徵才,一切福利制度相当透明。但现在当庙公一点也不轻鬆,一则宫庙太多,竞争者众;二则大环境不好,失业者多,庙公也要有竞争力才行。其实现代庙公任务繁重,不仅要背负香油钱业绩,还得促销宫庙提供的宗教服务。

台湾有登记的庙宇约六千六百间,以一间庙一个庙公计算,想当庙公的机会其实不多。以上述宫庙开出的待遇与工作时数计算,折合时薪约四十三元,只有政府规定最低时薪一百二十元的三六%。薪资这幺低,但还是吸引很多求职者,这到底出了什幺问题?我不太相信这些求职者是因为宗教热忱而不顾代价,我比较在意的是这些求职者的机会成本怎会如此低?

在台湾工作难找,实质薪资也连年下降。大学生的平均起薪落后二十年,这代表台湾的产业结构与劳工政策出了大问题。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,去庙里当庙公如何?其实这是一个相当特殊的行业,在过去庙公都是义务职,即使有薪资也约在一万八千元上下,这薪水要养家活口恐怕很难。此外,庙公的工作是掌管一庙的香火,大小事都要做。说庙公是宫庙的执行长也不为过,只是小宫庙的庙公得兼撞钟。

庙公的另一项工作是扮演神明与信徒的中间人,还必须精準传达神意。中华道教玄学研究协会网站资料显示宫主、庙公应有的能力:应有正确的宗教信仰观念,要懂得基本的祭拜礼仪、对各神佛要有基本的认识。当信徒来问事,要有能力立即为信徒解疑,譬如有孩童受到惊吓,要有收惊的本领。有人被沖犯到,要能判断出何原因,譬如经询问或观察眼睛是否有红丝,耳根或印堂是否浮现青筋,或以米卦等方法来判断再对症处理。还要有解籤诗的能力,熟知籤诗上的历史典故、了解籤诗的寓意。最好懂得「手卦──掐指神算」、简易卦,能马上为信徒断吉凶。最好还要习得风水、择日、姓名学、紫微、八字和易卦等学问,还有学会神明开光、制送白虎、天狗、五鬼、官符、病符、丧门、安太岁等十二太岁运诀。由此可见,当庙公不是一件轻鬆的差事。

在网路上有几则徵庙公的告示,其中一则提到:

要身体健康,退休者优先,无家累、需住本宫,初中、国中毕业,能通国、台语,需识字能写能听,请先将履历表送至本宫并等候通知。

另一则在徵庙母︰

惟宫威名四海,庙务浩繁,诚徵庙母一职,掌理庙公食、衣、住、行、娱乐,以佐庙公治宫。

这年头不仅有庙公,连庙母都有,还要辅佐庙公治庙兼管庙公的食衣住行娱乐,可见有些大宫庙的庙公分身乏术,还得有个特助来帮忙。

庙公、庙母有人抢着当,问题是如何能胜出呢?因为这工作是当神明的人间代理人,自然要经过神明的「面试」才能决定录取与否,而最公平的方式就是掷筊决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