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她的错误教育》影评:为什幺要教我们讨厌自己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5-22

文│彭绍宇

改编自同名小说,《她的错误教育》搭上近年来的LGBTQ电影潮,在2018年日舞影展中夺下最高荣誉评审团大奖,但不同于先前几部着重描绘双方爱恋的作品,《她》片所触碰的,或许是关于同志遭遇更贴近现实的一面,究竟同性恋是一种「罪」吗?又或者,同志能不能够被「恢复」?

主角卡麦蓉与女性朋友柯莉一直都很要好,但要好的程度超越普通朋友关係,一场舞会过后,她们被人发现在车上亲热,于是被监护人强迫送到一座名为「上帝有约」的宗教学校。

说是学校,不如说它是个思想改造中心,被送到那儿的同性恋者,必须接受军事化的管教,随时以宗教教义为名,将上帝无限上纲,去约束每位学员,试图引导他们认为自己是误入歧途,受到恶魔一时的蒙蔽,才会发展出同性情愫。

你会发现这里的人表面上都极度厌恶自己,且将自己所谓的「罪」归因于某个年幼时受到的创伤或影响。其中一个「治疗」方式便是透过冰山图,海面上的冰山是同性恋倾向,而海面下的部分则是促成这个倾向的原因,这是他们每个人要做的作业。「冰山理论」原应用于心理治疗,要釐清一个人外显的表面行为,就必须了解海面下看不见的内在经验,很明显地,他们将同性恋视为一种心理疾病。

但很有趣的,这些学员有时积极管控自己,甚至看到有人踰矩时,会再把长篇大论说一次,反倒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,然而有时却还是会控制不了,甚至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,对于自己想法的无法控制,成为他们精神上的折磨。

主角卡麦蓉与几个朋友从最初对一切不屑一顾,接着在每天不断的洗脑教育之下开始产生动摇,最后寻回真实的自己。这部片运用了几个重要元素,包括初来乍到时被拍下模糊的立可拍、每个人独一无二却极其空洞的冰山图,来表达那段从真实、困惑到回归坚定的过程,并透过一名男同志同学马克的自残意外,引出片中最重要冲突与转折。

综观整部电影,许多地方皆点到为止,片子以具有想像空间的方式来处理整个冲突事件,我认为若更有野心地处理这个题材应会更亮眼,但优点是它不激动说教、不强烈批评,反倒是用高明的讽刺,引起观众对体制、对宗教的反思,并用一段长镜头作结,余韵长远。

我相信讨论「治疗同性恋」,议题本身就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,然而现在的确有许多人这样相信着,我想起曾闻名遐迩的「走出埃及全球联盟」(Exodus Global Alliance),这是个长期致力于「矫正」与「治疗」同志和跨性别者的组织,以关怀者的姿态进行思想改造与同志汙名化,讽刺的是,其创办人后来宣布了自己的同性恋身分,引起全球譁然,似乎就带有点这部片中,瑞克牧师的影子,摇晃不安着。

你会发现,即便到了21世纪,还是有人会拿宗教教义来天花乱坠地过度解释,更可怕的是信服的人大多是受过教育的知识份子;你会发现,即便医界早已证实性倾向毋须被矫正或治疗,路口旁的教会依然在对同性恋者进行如同驱魔般的诡异仪式,这个世界就是这幺荒唐。

这部电影是一次温和的控诉,有太多青少年因为所谓的「性向治疗」糊涂了自己,或更严重的,对自我产生厌恶和怀疑,他们在寻觅自我的道路上迷了途,谁又该对这些人负责呢?

「为什幺院长一直逼迫我们要讨厌自己?」女主角如是说,最终你会发现那些不允许不同的人,才是真正的罪人。

综合评分:86分

(2018/8/22)

教育治疗同性恋错误宗教冰山这部倾向同志学员电影产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