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畏金融海啸 25岁的她出国闯蕩年薪多五倍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14
不畏金融海啸 25岁的她出国闯蕩年薪多五倍

专精于把原本七十分的东西做到八十分,她一个小女生负责欧亚三十国纸浆业务,克服跨文化沟通的鸿沟,让自己的年薪翻好几番,她鼓励年轻人,出国工作并不难,要让自己有勇气跨出第一步。

台湾时间晚上八点,在地球另一端的奥地利,则是下午二点整。电话另一头响起一个声音,「五点前我都在办公室,再晚的话,我就下班了,办公室会爆炸的!」当记者提出邀访时,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工作的黄子谦开玩笑地说。

「办公室会爆炸?」原来是欧洲一贯準时下班,下班时间被戏称像是炸弹会定时引爆,大家都练就一身快速解散的身手。黄子谦是亚洲浆纸(Asia Pulp & Paper,APP)东欧分公司业务人员,负责区域包括巴尔干半岛、波罗的海三小国、波兰、白俄罗斯、高加索等三十个国家。平均每个月出差一到三次,就算不出差的时间,也在进行跨国联繫,早上与印尼总公司回报进度,联繫中国工厂订单安排,下午则要处理客户的问题。

下班没人多留一秒 比亚洲责任制更有人性

上班时间随时处于备战状态,但下班时间一到,没有人会在办公室多停留一秒,当然下班之后也不用处理公事,与亚洲国家的责任制完全不同。欧洲的工作与休假条件比台湾好很多。在奥地利,一週工作时数约三十八小时、週休二日,一年的特休假至少二十五天,另外还有七天家庭照顾假、两天搬家假,薪水则是台湾人平均月薪的五倍以上。难怪就算人不在台湾,黄子谦谈到七天国定假日被砍的新闻还是忿忿不平地说:「人家休假天数比我们多,竞争力没有下跌,国家也没有灭亡啊!」

但是,光鲜亮丽海外工作的背后,其实不在黄子谦的职涯计画之内。在大学毕业前,她并没有想过要到海外工作,与许多商学院学生一样,第一的工作首选是进入金融业,「我希望能穿得美美的,在一○一大楼内上班。」她说。

于是,在大四时,黄子谦找到投信公司的实习工作,担任行销助理。前景看来十分顺利,但是大环境却让她吃了闭门羹。二○○八年毕业时,正巧碰上金融海啸,许多公司都冻结人事,黄子谦向金融业投了很多履历,希望能找到投信研究员或外商银行的研究工作,但面试官都提出希望她拿出国外MBA(企管硕士)学历,这让没钱出国读书的她,断了进入金融业的想法。

金融业进不去,国内经济情况又太差,她盘算自己的国贸系专业与现实状况,决定寻找海外的贸易工作。正好亚洲浆纸在台湾招兵买马,寻找业务人员到江苏苏州工厂工作,薪水条件则比台湾新鲜人的薪水高至少一倍,于是她决定出去闯一闯。

亚洲浆纸是印尼第一大企业集团金光集团(Sinar Mas)的子公司,是全球最大的造纸公司。黄子谦负责东欧市场的业务,除了维繫公司现有客户,还要陌生开发,每年固定到东欧出差与参展。

不畏金融海啸 25岁的她出国闯蕩年薪多五倍

进入纸浆产业,黄子谦(左)刚开始也先学习造纸知识。

 善用新人优势 放低姿态跟着客户「做中学」

踏出第一步不见得容易,要在造纸业这样的传统产业中闯出一片天,更是需要勇气。造纸业的客户在业界资历都很深,一个刚入行的台湾小女生怎幺有办法说服客户埋单呢?黄子谦善用新人的优势,除了跟资深业务同事学习造纸知识与市场供需状况之外,她还会请教客户,再从客户的谈话中推荐适合的产品。

「只要够谦虚,客户就愿意讲很多。」就这样,黄子谦让客户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当然,出国拜访客户总会面临各种状况。她就曾拖着沉重的纸样,走在土耳其的工业区路上拜访客户,结果发现客户已经迁厂,她只好又拖着纸样,询问当地人,找到客户的新地址。突发状况虽然很多,但黄子谦都必须在当下解决问题。就这样,她渐渐熟悉东欧市场,虽然才二十多岁,负责的订单,随便一笔就是几十万美元起跳。

三年之后,黄子谦思乡情浓,开始想念台湾的家人、美食,于是辞了工作,回到台湾,到一家记忆体公司工作,同样负责东欧市场的业务。虽然工作转换看似顺利,黄子谦却被台湾的工作条件打败。在亚洲浆纸工作时,虽然週六还要上半天班,但一年有二十一天假,可以安排长一点的旅游放鬆心情,但回到台湾,第一年没有年假,如果要安排旅游,只能请事假。

再者,产业文化也有很大的差别,亚洲浆纸是世界有名的纸厂,就算是进行陌生开发,也有九成以上的成功率;但是台湾记忆体公司的世界排名不在前三大,只能靠杀价竞争,再加上记忆体的价格变动快,几乎每个礼拜都要重新报价,产业环境也让黄子谦很不适应。半年后,刚好前东家的东欧分公司缺业务人员,想起她先前工作表现不错,因而挖角她再次到欧洲工作。

现在,黄子谦随时都要进行跨文化的沟通,同事来自捷克、斯洛伐克、奥地利、乌克兰和印度。而从办公室所在地维也纳出发,车程三小时内还可以碰到五个不同国家的语言,每个国家的人都有不同的个性,这些都需要调适。

黄子谦举例,像是已经来往很久的保加利亚户,有一天突然对她说:「你刚来的时候很讨厌,叫你喝酒都不喝。」原来保加利亚人对自己国家的烈酒很自豪,希望来做生意的外国人都能品尝,但是他们又不像台湾人有劝酒文化,只会记在心里。若不是已经与客户成为好朋友,还不知道当时已经在客户心里留下很糟的印象。

最大挑战……是寂寞 超优工作条件 让她回不去了

问起海外工作最大的挑战,黄子谦认为,语言不是大问题,「比较大的挑战反而是寂寞,这里年轻的台湾人比较少,会想念台湾的朋友。」在访问过程,黄子谦的言语中不时流露出想回台湾工作的心声,「但是回不去啊!」面对与台湾差一截的工作条件与薪资,她只能发出这样的无奈。

她的好友宋若甄认为,黄子谦之所以能有如此优异的职涯发展,最重要的特质是有好奇心,面对问题时,能善用资源,随机应变,尽量做到最好。「她会把原来七十分的东西想办法做到七十五分,甚至八十分。」宋若甄说。

「以台湾人的聪明才智、工作效率远胜于欧洲人。」黄子谦非常鼓励台湾人到国外工作,尤其是考虑到物价之后,薪水还是比台湾高出很多。其实出国工作并不困难,难的是你有没有勇气,踏出第一步。